聯系電話:18051021529 / 18913911666 / 025-69973164

【辦案實務】未經董事會或股東會決議,公司提供對外擔保是否無效?


一、問題聚焦
 
        在當前市場經濟條件下,借貸行為已經成為市場主體最常見的融資形式之一。借貸通常就涉及到擔保,公司作為市場經濟中最主要的活動主體,也是最常見的擔保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六條的規定:“公司向其他企業投資或者為他人提供擔保,依照公司章程的規定,由董事會或者股東會、股東大會決議;公司章程對投資或者擔保的總額及單項投資或者擔保的數額有限額規定的,不得超過規定的限額。”那么實務中未經董事會或股東會決議,公司對外提供的擔保是否無效?
 
二、案例分析
 
1、未經股東會決議,公司提供對外擔保無效
       (2014)渝高法民終字第00385號
         2012年9月13日,丁浩和張大清、張世彬簽訂《借款合同》,約定:丁浩借給張大清、張世彬人民幣1000萬元,借款期限6個月,即2012年9月13日至2013年3月12日,同時約定了借款利息。同日,張大清、張世彬、丁浩和金鳳公司簽訂《保證合同》,約定:金鳳公司為張大清、張世彬和丁浩之間的1000萬元借款提供連帶保證責任。保證期間為主合同約定的債務人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兩年。張大清、張世彬和丁浩在合同落款處簽字,金鳳公司簽章。張大清任金鳳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張世彬任金鳳公司董事、副總經理。2012年4月11日,金鳳公司召開董事會,免去張大清董事長職務。
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二款之規定,公司為股東提供擔保的,必須經股東會或股東大會決議。該條規定屬于法律,丁浩和金鳳公司均應知曉。就公司的對外關系來說,該條規定屬于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本案中,金鳳公司沒有就擔保形成股東會決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一款第五項之規定,雙方簽訂的《保證合同》因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而無效。丁浩在接受金鳳公司擔保時,僅憑金鳳公司在《保證合同》中關于“已按有關規定和程序取得本合同擔保所需要的授權”的單方陳述即簽訂了《保證合同》,未審查金鳳公司的股東會決議,未盡到應盡的注意義務,對擔保無效具有相應過錯。
 
2、未經股東會決議,公司提供對外擔保有效
        (2014)蘇商終字第00472號
         2011年7月14日,汪陸軍、穆桂紅向許爾兵借款300萬元,約定借款期限一年,月利率5%。借款到期后,許爾兵向汪陸軍、穆桂紅催要,汪陸軍提出金爍公司房地產項目尚未開發,暫無錢還款,可由金爍公司為該借款提供擔保。。同日,汪陸軍、穆桂紅向許爾兵出具借條,借條載明:今借到許爾兵現金395萬元,按年利息40%計算利息,借期一年。借款人汪陸軍、穆桂紅,擔保企業金爍公司。汪陸軍、穆桂紅在借款人處簽名,金爍公司在擔保企業金爍公司處加蓋印章。
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二款雖然規定了公司為公司股東或者實際控制人提供擔保必須經過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但并未規定公司上述擔保應認定為無效,故該規定并非效力性強制性規定。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十四條關于“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第(五)項規定的‘強制性規定’,是指效力性強制性規定”的規定,故違反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二款規定并不必然導致合同無效。金爍公司在借款合同及借據上承諾擔保,形式完備,不違反法律法規有關效力性的強制性規定,應認定構成合法有效的第三人保證。
 
3、未經股東會決議,公司提供對外擔保效力待定
        (2015)常商終字第352號
         于志宏系友邦公司股東之一,其在擔任友邦公司總經理期間,因個人資金周轉需要,先后三次向羅玉琴借款,并簽訂三份借款協議。友邦公司作為上述三份借款協議的借款保證人,承擔該借款的連帶責任保證。出借人羅玉琴、借款人于志宏、擔保人友邦公司均在上述三份借款協議上簽名、蓋印。
法院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十六條第二款已作出限制性規定,即公司為股東擔保,必須履行相應的程序性規定,須經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而法律條文一經頒布即具有公開宣示效力,那么羅玉琴理應知曉并遵守該規定。因此,友邦公司為股東于志宏借款提供擔保是否經股東會決議,理應成為羅玉琴“應當知道”的內容。于志宏的行為不構成表見代理,據此對友邦公司不產生法律效力,其法律后果應由于志宏自行承擔。羅玉琴主張友邦公司承擔連帶保證責任的訴訟請求,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
        該判決類推適用無權代理規則,盡管在判決中并未提及擔保合同的效力問題,但無權代理的擔保合同效力待定,公司不予追認則不生效力。
 
三、團隊觀點
 
        對于《公司法》第16條是否為效力性強制規范,實務中仍未有定論。為了解決實務存在不同判的情況,最高法院通過公報案例和典型案例的形式多次對該問題作出裁判指導,認為雖然違反了該條款,但并不必然導致擔保合同無效,針對具體情況具體判斷。基本思路為越權擔保適用無權代理規則,是否盡到形式審查義務作為判斷債權人善意與否的標準,對于一人有限公司股東越權擔保的,認定無效。對于法定代表人越權擔保的,債權人原則上應當盡到形式審查義務,沒有形式審查且無合理信賴理由的,不予認定善意無過失,排除《合同法》第50條表見代表和第49條表見代理的適用,擔保合同對公司不生效力。第三人并非善意無過失情形下,越權擔保合同的效力問題,應立足當前的司法實踐,類推適用無權代理規則,公司對越權擔保行為不予追認時,擔保合同對公司不生效力,由法定代表人或負責人承受擔保合同項下的權利和義務,綜合考量法定代表人或負責人的過錯、第三人善意與否等因素確定民事責任范圍。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 錦天城南京律師事務所王芳高級合伙人團隊 所有,轉載請通過郵件和電話與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王芳高級合伙人團隊取得聯系

聯系方式:
地址:南京市中山路228號地鐵大廈21樓
電話:18913911666 / 18051021529 / 025-68516618
傳真:(8625)68516601
郵箱:[email protected] / [email protected]

關注微信企業號
獲取更多服務

快速赛车骗人 强暴黄色片 福建省体彩22选5开奖今天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 江西快3 北京11选5即开型结果图示 重庆幸运农场 青海11选5基夲走势图 幸运飞艇 2012广东快乐十分平台 排列三中奖最绝的方法 最新打麻将技术 快乐飞艇官方是哪里 一级美国牲交视频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查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走 讯盈nba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