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系電話:18051021529 / 18913911666 / 025-69973164

【辦案實務】因發包人原因合同解除,承包人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行使期限起算點的確定

 
合同糾紛

        一起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承包人自2003年開始進場施工,施工期間因規劃調整以及發包人資金困難等原因導致工程施工多次停工復工又停工,在長達十六年的施工期間,承包人投入了高達幾千萬的資金長期物化在工程上,而發包人因資金短缺無力支付欠付的工程款,給承包人造成巨大損失。近日,本團隊律師代理的一起承包人訴發包人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訴請要求解除合同,發包人支付欠付的工程款、逾期付款利息及停工損失,并確認承包人對工程價款的優先受償權,全部得到了法院的支持!

        在建設工程領域,像此類因發包人資金斷裂導致拖欠工程款的問題相當普遍。近年來,在建筑業融資困難的背景下,該類糾紛案件數量還在不斷增多。在發包人明顯面臨嚴重債務危機、資金緊張的情況下,確定承包人的優先受償權對保障承包人工程款利益、維護農民工群體權益至關重要。筆者結合本次辦案的經歷,就發包人資金困難且違約導致解除合同的情況下,承包人如何行使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做簡要探析。
 
案情回顧

        2003年,江蘇A公司(以下簡稱A公司)將其開發的住宅項目工程發包給江蘇B公司(以下簡稱B公司)施工,B公司于2003年12月20日至2004年3月30日施工并完成了現場臨設、樁基礎及基礎墊層工程,工程于2004年3月31日停工。2014年該項目被批準重新建設,A公司與B公司于同年4月26日簽署備忘錄,確認B公司停工損失200萬元,A公司尚未支付任何工程款及賠償款,項目工程款按審計報告結算。2014年5月15日,工程款經第三方審計確定為1746499.99元。

        2014年9月3日,通過招投標程序,A公司將上述項目工程再次發包給B公司,雙方簽訂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并完成備案。B公司承包范圍包括樁基、基坑支護、土建、水電安裝、消防、通風空調、幕墻、電梯施工,總價159899718.37元。合同簽訂后,B公司按約進場施工,但因A公司擅自將支護等工程發包給案外人施工及A公司缺乏資金導致工程停工。

        2016年,A公司引入項目合作開發單位上海C公司(以下簡稱C公司),三方于2016年7月簽訂補充協議,約定B公司復工,A公司支付2014年至2016年復工前的停工損失300萬元,C公司代A公司支付工程款,并約定了違約責任。協議簽訂后,B公司復工并完成地下負二層的結構施工,因A、C公司未按約付款再次停工,至今未復工。

        2017年12月,A公司與B公司簽訂協議書一份,約定A公司補償B公司階段性停工損失200萬元。案涉項目施工期間,A公司、C公司共支付了275萬元工程款。

        2018年8月,B公司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A公司支付工程款及利息、賠償停工損失等,C公司在約定范圍內承擔共同付款責任。 

庭審細節

        庭審期間,A公司抗辯主張工程造價、停工損失及補償等數額應以司法鑒定為依據確定,優先受償權由法院審查確定。

        代理過程中,本團隊律師就案涉項目工程的結算事宜促成了A公司與B公司達成了補充協議,協議約定了案涉工程自2004年停工至今的停工損失計算標準,同時就2014年后施工的項目基礎及地下二層的工程款數額,經雙方確認為2110萬元。2019年7月19日,一審法院依據雙方的結算協議,確認B公司已完工程款總額為22846499.99(1746499.99+21100000)元,同時確認在合同解除的情況下,B公司享有對的優先受償權,且行使權力的時間并未超過法定期限,故對B公司的相應主張均予以支持!
 
 
律師實務總結

        1999年《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明確了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但該條規定對優先受償權的性質、行使條件和范圍缺乏進一步的規范,導致司法實務中適用困難。2019年2月1日正式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以下簡稱“《建設工程各行司法解釋二》”),對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行使主體、行使條件、受償范圍等作出了進一步具體的規定,對本案具有重要的影響:

1、承包人對合同解除后的未竣工工程享有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

        《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規定:“發包人未按照約定支付價款的,承包人可以催告發包人在合理期限內支付價款。發包人逾期不支付的,除按照建設工程的性質不宜折價、拍賣的以外,承包人可以與發包人協議將該工程折價,也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將該工程依法拍賣。建設工程的價款就該工程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該條規定明確了承包人對發包人未支付工程款對應的承建項目享有優先受償權,但并未要求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行使以工程竣工為前提條件。

        《建設工程司法解釋二》第二十條規定:“未竣工的建設工程質量合格,承包人請求其承建工程的價款就其承建工程部分折價或者拍賣的價款優先受償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根據該條規定,建設工程優先受償權對應的工程范圍包括未竣工的工程,衡量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能否得到支持的條件不在于工程是否竣工,而在于建設工程質量是否合格。

2、合同解除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起算點如何認定?

        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法定期限為6個月,且該6個月為除斥期間,不能中止、中斷和延長。實務中,對于優先受償權的法定期限并無爭議,有爭議的是優先受償權法定期間的起算點應如何認定?

        根據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問題的批復》(簡稱《批復》)的規定,優先受償權的法定期限應自工程竣工之日或者合同約定的竣工之日起算,但在發包人一方原因導致合同未竣工的情形下,工程價款往往無法結算,承包方此時難以行使優先受償權,而非怠于行使自己的權利。此時如仍以竣工之日或合同約定竣工之日作為行使優先受償權的起算點,相當于由承包人承擔因發包人過錯導致的不利后果,明顯有違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立法本意。對此,《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14條規定“建設工程施工合同解除、終止履行的,自合同實際解除、終止之日起算。”該觀點亦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認可(參考案例(2016)最高法民再295號民事判決)。

        同時,《建設工程司法解釋二》修正了《批復》中的認定,回歸到《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條的規定,確認為“自發包人應當給付工程價款之日起算”。建設工程價款優先受償權的對象是工程折價或者拍賣價款,而工程需折價或者拍賣的前提是發包人逾期不支付工程價款。當發包人支付工程價款已屆履行期時,承包人才可能通過訴訟要求支付工程款,并主張相應的優先受償權。如何確定發包人應付工程款之日,需要根據具體案件作出客觀判斷。

        本案中,因發包人資金短缺拖欠工程款導致工程長期停工,致雙方解除合同,應承擔向B公司支付已完工部分工程款、利息及停工損失的義務。訴訟過程中,發包人與承包人達成結算協議,確定了案涉工程已完工程量對應的工程價款具體金額,并均表示同意解除合同。故B公司對A公司的債權金額確定,且施工合同已實際解除。本案優先受償權行使期限的起算點,應當自合同解除之日開始計算。

 
作者:上海市錦天城(南京)律師事務所 高級合伙人、律師  王芳
專職律師陳玉蓉
 
王芳律師,上海市錦天城(南京)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主要執業領域為房地產建設工程領域全程專項法律服務、EPC總承包
專項法律服務、PPP全程法律業務、重大商事爭議解決、ABS資產證券化業務。從業十六年以來在上述領域積累了豐富的實務經驗;

陳玉蓉律師,上海市錦天城(南京)律師事務所專職律師,主要執業領域為房地產、建筑工程、公司商事爭議糾紛、法律顧問等。
主辦和參與辦理了多起大中型建設工程施工企業和房地產公司的訴訟糾紛案件,并擔任多家國有企業的法律顧問,獲得了企業的一致好評。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 錦天城南京律師事務所王芳高級合伙人團隊 所有,轉載請通過郵件和電話與錦天城律師事務所王芳高級合伙人團隊取得聯系

聯系方式:
地址:南京市中山路228號地鐵大廈21樓
電話:18913911666 / 18051021529 / 025-68516618
傳真:(8625)68516601
郵箱:[email protected] / [email protected]

關注微信企業號
獲取更多服務

快速赛车骗人 35选7开奖结果新疆 金牌一码三中三资料 云南时时彩走势规律 39彩票安卓 西瓜妹赚钱吗 福彩3d字迷 青海快三规律 有趣的二人扑克玩法 一定牛彩票app平台手机版 雷速体育比分官网 老时时老时时彩走势图 缩短网址可以赚钱吗 nba-新浪体育 足球直播间预约态 体彩海南飞鱼开奖结果 北京11选5开奖走势